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情追梦的博客

那份对纯真的追求不减当年,那份对青春的痴迷更似当年。

 
 
 

日志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2012-12-29 00:24:05|  分类: 重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老同学赵人鸿近期由美返乡省亲,原金陵中学老三届初二(5)班同学今天(12月28日)为他接风洗尘。(王德镇、徐友辉有事先走,没能进入镜头.)有事不能来的同学纷纷发来信息或来电问候(他们有:刘国语、冯爱宁、王宁、李福全、陈卫增、邱惠南、隋饶生、覃远、王耿、宋超、王润惠、余多悦、崔海源、蔡振申等)。就连重病中的罗建华、唐金宝也来电问候。

       居住在香港的“老班”沈达信老师 ,听说赵人鸿回宁我们聚会的消息也是激动不已,昨天就打电话来了解聚会的情况。今天又打电话来向赵人鸿问好,向“弟弟妹妹们 ”祝贺新年!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不少同学与赵人鸿将近约半个世纪没有见面,今天相见,赵人鸿一口就能准确地叫出每个老师和同学的姓名。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当年的小屁孩,今天的老家伙笑的是那样的甜。
           
          禹厚敬同学听说赵人鸿要返宁的消息后,深情地写下了《赵人鸿,你让老同学盼得好苦》一文 ,在聚会中他又深情地回忆起当年。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附其全文 :

1980年盛夏的某晚,南化化机厂单身职工宿舍的顶层露台,一壶老酒,几碟小菜,左一响、徐铭翔和我为即将赴美留学的赵人鸿同学饯行。朗朗星空下的儿时玩伴,觥筹交错,海阔天空,从小学、中学聊到文革、下乡、回城,再从天朝的现状跨越到对大洋彼岸的憧憬。更深人静,依依难舍,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可有谁能想到,赵人鸿此一去竟然32年未归。

近日陈建华发来邮件,人鸿同学近期由美返乡省亲,初二(5)班同学定于12月28日为其接风洗尘,面对荧屏,记忆的热潮一阵阵涌上心头。

我与赵人鸿同学始于一中心小学,他(3)班,我(2)班,也许是因为那时学习成绩都还不错;也许似乎我们同台演出过什么节目,他是歌者或朗诵者,我是鼓手;也许是因为同住广州路且相隔不远,我们从五年级开始相识相知,结为朋友,考进十中后更成为同窗。人鸿同学出生书香世家,父亲任教于南师物理系,母亲是南医的妇产科专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姓钱)。从少年时代到成人以后,每次去他家,他的父母时不时会参与我们的讨论,身为教授,又是长辈,却从未居高临下指手划脚,也许这种自由开放的家庭环境为赵人鸿培养和发展创造性思维能力提供了最初的动力,升入中学后,他依然一以贯之是全班的学习尖子,而我顽性难改,每每凭着小聪明临阵磨枪应付考试,学习成绩与其拉了差距。文革初期,我在父亲已被审查的情况下不自量力,跟着学长们造反,写大字报批评工作组和党支部,结果以“黑崽子翻天”的罪名遭到黑字兵纠察队的拷打并送进了学生劳改队。当有的同学唯恐避之不及时,赵人鸿,左一响,徐铭翔,梅蕾等同学却从未疏远过我。红色恐怖过后,我搬进学校口子楼居住,有一段时间兴“练膀子”,我们没有胆量到体育馆去偷器材,自己找来几块城砖,中间凿出孔洞,又捡来一截角手管,做成了土杠铃,在我宿舍旁找了一间空屋作练功房,从周一到周六,一响、人鸿、铭翔还有小羊几乎每天都会来练上一阵,练完了一把尺子,一根棉线量二头肌、三头肌,比膀子粗。

1968年秋,留校升学的名单公布了,“黑崽子”和非无产阶级子女有非分之想,却榜上无名,“四个面向”的画皮扒掉之后,只剩下唯一的面向——下乡。哪里是我们的安身之地呢?我动员大家一起去管镇,他们几位对“组织”不感冒,反倒希望我和他们一起走,结果赵人鸿、徐铭翔、梅蕾、小羊等去了洪泽双沟,一响和我去了洪泽管镇。虽然隔在湖东湖西,彼此仍然保持着通信联系,春节回宁,自然也会凑到一起吹吹牛,爬爬山。有一点我感佩至今,我们在乡下一心一意投身政治,力图以“表现”求取体制的认可,赵人鸿下乡后却从未放弃课本,他也和农民一样辛勤劳作,也搞点农业科技,同时他一直注意搜集和阅读各类教科书,就此夯下了坚实的知识基础,1977年恢复高考,和我们一样只在校读到初二的他,以优异成绩被浙大化学系录取。在那个思想禁锢;知识越多越反动的黑暗年代,赵人鸿的精神自由无疑走在了同学之前。

也许是天意轮回,修地球十年八年,未曾想几个老同学回城后又不约而同到了江北大厂,赵人鸿在南钢,徐铭翔和我一前一后进了南化化机厂。赵人鸿考上浙大后,每逢假期我们又如往常一样聚到一起。79年暑假的一个晚上,我吃过饭蹓到他家闲聊,说到浙江的青山秀水,那时名气最响的还数雁荡山、大龙湫、小龙湫,见我说得绘声绘色,一直在旁听我们神聊的钱阿姨插话问道:你去过雁荡山吗?这么熟悉。我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全是书上看来的,现买现卖。赵人鸿也帮我圆场:神游、神游。钱阿姨沉吟片刻,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一种境界,希望你们都好好努力。1980年,赵人鸿浙大本科尚未结业又考上了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的研究生,遂有我们在大厂为他送行的一幕,岂知这一别竟是32年,比我们已走过人生道路的一半还长。

自从1989年春节初二(5)班同学劫后第一次重聚,20多年来,同学大聚小聚不胜枚数,赵人鸿不能到场成为同学交谈中的最大缺憾。1994年是我们进入十中的三十周年纪念,人到的最齐,我把全班同学的合影放大,交由梅蕾、陈建华联系各位同学签名后,托人带去大洋彼岸并附信表达思念之情,后赵人鸿也辗转送来了他在美国的照片,从那时至今又过了近20年没有互通信息。有人说,赵人鸿在彼岸从事的工作性质导致他不便回来。我不想求证此说的可靠性,只想说,任何说法都不成其为阻止正在走向暮年的我们重叙儿时友情的理由。如今,赵人鸿终于要回来了,嘿嘿,当年圣驾戎马半生,再临故乡韶山也不过相隔32年。这两天,我分别打电话给因公务在身很少参加同学聚会的一响和远在上海照护外孙的铭翔,他们表示一定会来参加欢迎赵人鸿的班聚。

赵人鸿啊赵人鸿,你让老同学盼得好苦好苦。

永远的初二(5)班1——约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 真情追梦 - 真情追梦的博客
         “你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