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情追梦的博客

那份对纯真的追求不减当年,那份对青春的痴迷更似当年。

 
 
 

日志

 
 

知青的那些事儿(6) ——上 滩(二)  

2010-08-08 06:54:36|  分类: 知青的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8-30 04:39:54)

 那年冬天,为了自力更生解决知青的烧柴问题,我和其他几个队的知青相约上滩拾柴。所谓拾柴也就是将割芦苇剩下的芦苇桩砍断,连同地面散落的芦苇叶用耙子耙拉在一起,折好打成团捆绑好。

去的有后陵的猪头、晓苏,有西流的老猴子、痱子、仇特,朱岗的篓子,姜庄的爱琴、小鸣。还有谁我记不清了。记得一条大船将我们一行十余人留在滩上就返回生产队了。

  第一天的傍晚,我们将捆成团的柴垛围垛在一起,上面用扁担担上,盖上塑料布,再压上碎柴,地面找些芦叶铺上,再垫上塑料布,就算是我们的窝了。我们三个女生的窝宽约两尺,长约五尺,高两尺,三个人颠倒头睡都不能放平,翻身要一起翻才行。男士的窝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晚上,我们支起带来的铁锅,一气喝干了熬得一锅山芋干“糊溜子”,围着篝火,伴着洪泽湖的波涛声,便一首接一首地嚎起知青中流行的歌。“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在那白桦树的森林里……”、“台湾岛啊我的故乡,多么美好的地方,……”

  天渐渐地晚了,由于窝太小,我们只能等男生拱进窝后,再在窝外脱掉衣服,象蠕虫一样钻进窝。我再用一个柴垛团封住入口,才算安逸。好在人挤人暖和!

 可能是第四天的夜里,爱琴忽然叫道:“下雨了!”我推开柴垛一看,狂风卷着大雨撕掠着大地,洪泽湖波浪翻滚,“不好涨水了!”眼看着湖水一尺一尺地向我们的窝挺进,爱琴不停地叨叨:“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在这荒无人烟的草滩上,我们是那么的渺小无助,也只能躲在窝里祈求上天保佑了。

  天亮了,雨停了,我们爬出窝一看都乐了。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涨了的湖水距我们的窝只有一米远。

 几天下来,我们的柴垛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可是带的粮食所剩无几。几大碗“糊溜子”下肚,不一会就随几泡尿不见踪影。本来腹壁脂肪就很薄的我们常常是饿的是头昏眼花。男生们要等船装柴运回生产队,便叫我们三个女生先返回知青户,准备饭食,等他们卸船后好填肚子。

 我们三人将仅有的一点山芋干饼留给他们就上路了。一天没有吃东西,身负重任,头昏眼花走了十几里路,赶回西吴庄,挑水淘米,逗火做饭,忙得热火朝天。

 傍晚,男士们顶着寒风,挑着大大的柴团,踉踉跄跄地送到我们庄,并帮我碼好柴垛,才如狼似虎地猛吃起来。

 看见我门口像座小山一样的柴垛,同村的社员都说:“这姑娘本事真大,拾了个小山回来!这下够你们烧得了。”

 事后,我去朱岗、后陵、西流一看,他们每户都去三人,我只去了一人,他们家门口的柴垛都没有我的大!原来,男生把大部分柴都分给了我们女生。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