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情追梦的博客

那份对纯真的追求不减当年,那份对青春的痴迷更似当年。

 
 
 

日志

 
 

知青的那些事儿(20) ——水与火  

2010-08-16 11:33:48|  分类: 知青的那些事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8-30 13:52:04)

         我命中水多,不怕火。中学义务劳动,去玄武湖的坡边锄草,众人面前,我举着锄头就冲进冰冷的湖水;好好的一座桥,桥面有块木板缺失了一块,多少人走都没事,我却一只脚掉了进去。

 71年秋天,我从“五七”农场附近的划子口乘木船摆渡过长江,碰上风大浪高,当船行到长江中间时,不巧船舵断了。船横在江中左摇右晃,一会儿被抛上高高的浪尖,一会儿又被浪卷入深深的浪底。船老大脸都吓白了,惨烈地吆喝乘客不要动,一边连连向江边发出警报。只见乘客中,有的失声大哭,有的农民紧紧抱着自己的小猪或捂住菱角担子,有的念着阿弥陀佛。我问同行的知青会不会游泳,她说只会一点,我告诉她万一翻船了要想法抱一块木板。我将为母亲编织的毛线裤绑在腰间,做好落水的准备……幸好被江边的小火轮发现,两条汽船向我们疾驶过来,一船人得救了。

 记得是七三年六月,那时我在玉带乡插队。一天,生产队稻秧不够,我与当地的一个农民去别的队匀些来。我们满满地捆了一板车,农民掌着车把,我拉根绳在车前面帮着拉,顺着长江大堤往回走。忽然,天黑了下来,狂风卷着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下来,秧车象脱了缰绳的野马一样,随着旋风向前乱冲。农民拼命地稳着车把手,我只能顶着风雨,憋着气,紧紧拽着绳子跟着板车跑,不经意就滑倒,正好横在板车前,眼看满载稻秧的板车就要从我身上压过,农民急忙往路边一闪,不好!板车却就势被风卷下大堤,我们也翻滚着被拖了下去,幸好被堤上的一颗树挡住,卡在堤坝的半坡上。脚底,长江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撞击着大堤,就像一张血盆大口。

不能弃车而去,可是,试了许多方法,怎么也弄不动,而且弄不好还会翻入长江中,只得等风停了再来弄了(看来龙梅和玉荣也真不好当)。淋成落汤鸡的我们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地回到村里。村里一片狼藉!许多房子都被龙卷风刮倒了,树木也是东倒西歪地,满地都是散落的未成熟的毛桃。(我们那儿家家都种桃树,也是一笔副业收入。)

 我的房子盖好了,我从孙惠英家搬走。那天下午,我刚把落在她家的最后一双鞋拿走,惠英隔壁人家就失火了。大火沿着屋顶向两边蔓延,烧到惠英家。左邻右舍都来帮着救火。有的人传水灭火,有的人上房掀顶阻断火路,我和一些人冲进火海抢东西。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劲,一个半节橱,拉开上层抽屉,双手插入用力一搬就抢出了火海。当我扛着一包大米刚跨出大门,房顶就烧塌了,重重地砸在我身后。

 社员们说都我命大福大造化大。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